운ㅅ운

repo* @kiki_yuzu 


可可爱爱

everblue:

一个简单粗暴的渲染氛围教程 lof也发下

《巍澜之人间记》

MO忘了:


(一)


赵云澜经常往龙大跑,又和沈巍同进同出,不少人都认识他。


鉴于他的职业性质,一些老师学生遇到问题的话也会找他聊聊。


这一天,赵云澜就接到了一个学生的求助。


 


(二)


那应该是龙大的学生,他偷偷摸摸在赵云澜周围晃悠了很久,赵云澜每次来接人下班都看到他在远处徘徊张望,总是愁眉苦脸的。


沈巍也注意到了,皱眉想去把人叫住。


那男生吓得掉头就跑,沈巍一脸懵,赵云澜笑得超大声。


沈巍道:“……他可能是有事想找你。”


赵云澜捏捏他的脸,“我来处理吧,你太严肃了,还是学校的老师,可能他有什么事不方便说出来。”


学生跟老师倾诉烦恼,有些老师会转身就告诉家长,所以一部分学生对这些事情挺敏感的。


 


(三)


赵云澜找了个清闲的时间去龙大晃悠,在常待的地方守株待兔,顺手给沈巍发信息骚扰他。


沈巍偶尔回复一句,他也自得其乐。


男生张望半晌,直到周围无人经过,他才走了过来。


“赵、赵处长。”男生犹豫着小声唤道。


赵云澜抬头看他。


这是个很年轻的男孩,眉清目秀,个子很高,但是缩着肩膀微弯着腰,看起来畏畏缩缩的,精神气都特别丧,跟以前的小郭有点像。


“我……我可以跟你聊聊吗?”他问。


赵云澜递给他一个棒棒糖,语气很随和,“坐吧。”


男生犹豫着接过糖,坐在赵云澜旁边,自称是大三的学生,喊他李子就好。


赵云澜点头,和他闲聊了几句,这才问道:“我能帮上你什么忙吗?”


李子眼眶一红,“对不起,我不想劳烦你的,可是我……我好难受,我觉得……我有点……活不下去了。”


赵云澜没评价,只是看着他,目光里不嘲笑也不怜悯,只是带着鼓励的意味让他继续说。


李子悬着的心不由自主松了一些,说话也没那么艰难了,“我知道生命挺可贵的,可是我真的不知道生活有什么意义,我每天都很痛苦,没有力气学习,生活一团糟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活着对我来说都像是一种折磨……我……我对自己的一切都无能为力,我总是在想,死亡是不是一种解脱呢?”


 


(四)


李子说着说着,这个成年的大男孩连眼泪都掉了下来。


赵云澜把纸巾递给他,他狼狈地接过来擦眼泪,看起来又无助又绝望。


赵云澜等他哭了一会儿,才拍拍他的肩膀,“平复一下心情,嗯?”


李子吸了吸鼻子,用力地点头。


“能跟我仔细聊聊你的事情吗?虽然我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,但我还是有职业操守的,”赵云澜给了他一个wink,“保证给你保密~”


他俏皮得让人心软,李子含着眼泪都笑了一下,“我相信你,你是个好人。”


赵云澜很大方地收下了他的好人卡。


李子想着自己应该从何说起,“我是从贫困山区考来的,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,我父母到处打零工供我们读书,我知道他们养大我们很辛苦,但是他们……我有点忍受不了他们对我的态度。”


赵云澜若有所思,“他们对你怎么样?”


“……可能他们自我感觉很好吧,有吃有穿有书读,”李子苦笑,“所以他们就觉得可以理所当然地控制孩子的人生,也不会顾忌我们的心情,小时候就经常当着我们的面吵架打架摔东西,那时候我就在想,如果婚姻代表的是混乱,那么结婚有什么意义呢?”


“长大一点之后,他们又为我们三兄弟读书的事情吵架,我读高中那会儿,他们觉得男孩有初中学历就能去打工赚钱养活自己,我暑假跑去工厂赚学费,不让他们出钱,他们这才愿意让我继续读……”


“我哥脾气软,违抗不了他们,高中毕业就出门去了,还被他们逼着找了个同乡的女孩结婚,我问我哥喜不喜欢她,我哥说就是找个人结婚,哪有什么喜不喜欢,他看起来好不开心,我嫂子也无所谓,现在有了孩子就在家带孩子,我哥出门打工一年不回来,她也不介意……”


“后来我考上了龙大,算是村子里最有出息的人,亲戚们都来恭喜我家,我爸妈觉得有面子,这才没撕我的通知书……我真的恨不得远离那个家,可是我来了龙大,他们又经常给我打电话,我弟说他们又吵架了,又不肯给他生活费了,我妈跟我哭诉嫂子跟她顶嘴,哭诉我弟读书要花钱,我爸让我明年实习去找月薪过万的工作,家里还要盖新房,他们老了还要指望我,可他们有没有想过我都在怕养不活自己……”


“家是什么呢?温暖的港湾?可是为什么我每次回家,都觉得像是去迎接狂风暴雨呢?”


 


(五)


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儿,才问:“家庭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?”


李子说:“我觉得我的人生很失败。”


赵云澜问:“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?”


“嗯……我改变不了任何事情,”李子道,“我说服不了我爸妈那些顽固的思想,我哥打工养家很辛苦,还经常被人骗被人拖欠工资,我帮不上忙,我弟在家天天被我爸妈逼得喘不过气,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我马上就要出去实习了,可是我的专业不好就业,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工作,我也不知道我对什么工作感兴趣……”


“我想跟同学朋友聊聊,可是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去做,安慰我一次两次,多了就不耐烦了,我没有很好的朋友,我甚至连个好朋友都交不了……我每天都在想,像是我这种人何苦活在这个世界上呢?我帮不了任何人,也救不了我自己。”


李子的眼泪再次汹涌而出,他哽咽着道:“赵处长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我想死,可是我又不敢……是不是生而为人都是这么艰难呢?这个世界为什么就这么糟糕,让人一点希望都找不到呢?”


赵云澜忽然起身,把他也拽了起来。


“跟我出去走走?”赵云澜说,不等李子的回答,就拉着他上车了。


 


(六)


赵云澜带着李子去了医院,在急诊科找了个位置猫着。


“这是……?”李子很困惑。


赵云澜叼着糖,说:“看着吧。”


急诊科是一个医院里最忙碌的科室,病人,医生,家属,来来往往络绎不绝,哭喊声痛叫声时不时传入耳中。


“医生!医生!”


“我好痛……”


“心跳开始掉了!送抢救室!”


“家属在哪里?过来签字!”


“……”


血淋淋的人被担架推了进来,李子不敢看,扭开了脸。


赵云澜淡淡地道:“别转头,仔细看。”


李子不敢违抗,只能眼睁睁看着担架从面前经过,家属一路哭嚎着,哭得喘不上气还得跟着担架走。


那头抢救室出来一个医生,对等候在门口的一个中年女人摇了头。


中年女人瞬间就崩溃了,坐在地上抱着医生的腿不肯放,“医生你再救救他,他还这么年轻……求你了,医生你再救救他……”


护士过来安慰她,扶着她去找地方坐下,可是她的哭声仍然在李子的耳边缭绕不去。


有个排队人数很多的科室突然闹了起来,喧哗声和砸东西的声音吓人的很。


赵云澜皱起眉头,起身就快步走过去,李子赶紧跟上了他。


科室里闹作一团,一瘸一拐的男人一边砸东西一边追打一个年纪很大的医生:


“病人你冷静一下,我这中午没吃饭,我现在去吃……我二十分钟就回来,另一个医生会帮你看的……”


男人把老医生摁在地上,“你们医生就是看不起穷人是吧,凭什么轮到老子就让年轻医生给老子看!你以为老子出不起钱啊!”


赵云澜拨开人群冲进去,冷着脸将男人掀翻在地。


男人七手八脚挣扎,赵云澜被打了一下,但是他没吭声,摘了腰带把人捆起来,交给了医院保安。


“赵处!”李子这才艰难地穿过围观的人群挤进来,“你受伤了!”


“没事。”赵云澜的胳膊被男人砸碎的玻璃划了一下,出血不多,但他没在意,打了个电话跟这一带认识的警察聊了几句,然后就去看那个老医生。


老医生的头发都白了,身上脸上都是伤,赵云澜跟他说警方会过来接收那个人的后续处理。


老医生叹气,“他也不是故意的,生了病脾气急,能理解。”


赵云澜没再说话。


 


(七)


护士给赵云澜被划伤的地方上了点药,赵云澜就领着李子走了。


走到医院门口,李子回头看了一眼,困惑地问:“赵处,你是想告诉我生命很珍贵,要好好珍惜吗?”


赵云澜笑了一下,并没有回答,又带着他上车去了一个公园。


公园里都是老人聚集在一起玩,有的在踢毽子,有的在跳舞,有的在下棋。


赵云澜跟几个在下象棋的老人打了声招呼,拉着李子坐了下来。


“小赵好久没来了啊,走一盘?”一个老头子道。


赵云澜笑眯眯的,抬手就去摆棋盘了,“好啊~”


旁边另一个老人瞧了一眼李子,“这是哪家孩子啊?”


赵云澜道:“我家那位的学生,带他出来转转。”


“哦,还以为是你单位的实习生呢……不过小伙子这么年轻,怎么看起来这么没精神?”


李子尴尬不已,“我、我……”


“抬头挺胸!你还没我这老头子精神呢!”


李子被一群老人围着纠正站姿坐姿,不知所措。


赵云澜也不救他,笑眯眯地和他对面的老人家下象棋。


“吃您一个兵!”


“小赵你不厚道!让我一下嘛!”


“不行,让着您不是瞧不起您吗?”


“啧,那我走马……不行不行,我换一个。”


“您又悔棋!”
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
“行,就一次啊,等下不能再悔棋了啊!”


等赵云澜下完棋,李子已经被拉去练完一圈太极,几乎把自己的腰给扭了,还出了一头大汗。


老人们还说:


“小赵你对象这学生咋回事啊,年纪轻轻不经练,以后老了怎么办!”


“就是,这个年纪就不锻炼身体,整个人精神气都看着不行啊!”


李子满脸通红。


赵云澜拍着他的肩膀,笑呵呵道:“行,我回头让他天天跑一千米!跑不完不睡觉!”


从公园出来之后,李子的肩膀又塌了下去。


赵云澜猛地一拍他的背。


李子下意识收腹挺胸,他的脸色因为刚才的运动而显得红润,整个人看起来都不那么丧了。


“这才对嘛,抬头挺胸,你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,”赵云澜淡淡地道,“你一脸倒霉相,怎么要求别人跟你做朋友,跟你说话聊天谈恋爱?世界有时候很公平的,尊重强者,同情弱者,但强者才能得到更多人的喜欢,如果你弱你有理,别人都该让着你,这才叫世界不公道。”


李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
 


(八)


离开公园之后,赵云澜去超市拉了半车东西,又拉着李子去了福利院。


李子低声说:“我不喜欢小孩子。”


赵云澜不置可否,在门卫处登记了一下,他是这个福利院的常客,进出都很顺利。


赵云澜喊李子帮他把车上的东西搬进去,工作人员出来帮忙,和赵云澜有说有笑的。


工作人员把孩子们喊出来,把赵云澜带来的零食分给他们。


福利院里的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悲苦,孩子有大有小,不少是因为有各种疾病残疾才会被遗弃的。


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甜甜地说:“谢谢大哥哥。”


然后她就用没有手臂的两只短短的胳膊,接过了李子手里的东西。


李子愣愣地看着她。


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,拿着东西跑开了。


赵云澜在旁边低声道:“她爸妈在车祸里双双丧生,她也截肢了,那时候才三岁吧,无亲无故,只好放在福利院。”


李子眨了眨眼睛,“没有人收养她吗?”


“有几个家庭愿意收养残疾的孩子?”赵云澜的眼神有点冷漠,细看又有点哀悯,“我和沈巍……你知道的,也不方便养个女孩,只能一帮一给她捐款,如果没人收养,我们会资助她到大学毕业。”


李子忍不住道:“这个世界真的很让人绝望,好人没好报,恶人没恶报……而且你现在给她捐钱,以后她也未必报答你,做好人真的有意思吗?”


赵云澜反问:“小子,知道什么叫做好人吗?”


李子看着他,“就……就是做好事的人?”


赵云澜笑了一下,“是没去想会不会有好报的人。”


李子怔然。


赵云澜把手里的零食递给又一个孩子,摸了摸对方的头,嘴里低声道:“做好事有什么意义?谁知道呢,反正又不是在做哲学题,做了就做了,做好自己该做的,无非如此。”


 


(九)


从福利院出来之后,赵云澜带着李子上车,半路上接到沈巍的电话。


“嗯,准备去南街那边……你过来吗?嗯,跟那小孩在一起……别做饭了,咱们在外头吃,找个大排档……不喝酒,真的,我还得开车呢……”


李子坐在副驾驶座,看着赵云澜带着蓝牙耳机讲电话,他脸上挂着暖洋洋的笑容,眼里的笑意几乎能溢出来。


李子心想——他看起来真幸福。


“你们沈教授待会儿会过来,”赵云澜挂断电话之后,对李子道,“放心,他不会问什么的,我也不会跟他说什么,放轻松点,嗯?”


李子只好点头。


他们在一条很热闹的老街前汇合。


沈巍还穿着西装戴着领带,拎着公文包斯斯文文站在那里,和破旧嘈杂的老街格格不入。


李子怯怯地跟他打了声招呼。


沈巍果然没说什么,只是温和地对他笑了笑,然后就扭头去跟赵云澜小声说话了。


赵云澜跟他嘀咕了几句,抬手去拽他领带。


沈巍为难地握住了他的手,赵云澜避开人群偷偷亲了一下他的手背,沈巍吓得急忙撒手,赵云澜趁机把他的领带拽了下来,还解开了一颗扣子,一身打扮看起来就没那么庄重了。


沈巍无奈,但也没阻止他。


李子本来以为沈巍和赵云澜这样的人不会出入这种老街的。


这里很吵,环境一般,街头都是各种小吃摊子,还有没栓绳子的狗跑来跑去,小三轮电瓶车穿梭其中,但是他们两个看起来更适合去那些高大上的地方,吃着西餐喝着红酒……


赵云澜似乎知道李子在想什么,回头冲他一笑,道:“你知道么?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特别喜欢来这种地方。”


“啊?”李子讶异。


赵云澜耸了耸肩,用了个很文艺的形容:“这里有人间烟火。”


 


(十)


沈巍和赵云澜带着李子钻进了菜市场。


菜市场里挤着很多人,男女老少,砍价喊价,那种生活的气息到处洋溢,李子总感觉自己活得很没真实感,可是这里太真实了,他想悬空都会被硬拽着脚踏实地。


沈巍和大爷大妈们挤在一起,挑了一些肥美的海鲜,时不时扭头问赵云澜想吃什么,赵云澜和他靠在一起,这个也想吃那个也想吃,沈巍就会说哪个不能吃,搞得赵云澜吐着舌头对他翻白眼。


好不容易从菜市场出来,他们沿着街道往前走。


周围有行色匆匆的白领,有在翻找垃圾桶收废品的大爷大妈,有放学的孩子……


赵云澜被路边的油炸摊子吸引住了,“我要吃那个。”


沈巍皱眉,“不行,太上火了。”


“就一个~”


“我说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
“沈教授,沈老师,小巍……”


“……闭嘴。”


沈巍红着脸把赵云澜拖走了。


李子也看得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就是瓦数最大的灯泡。


他们找了一家大排档,沈巍把买好的海鲜交给老板娘处理,然后拿着湿纸巾把桌椅都擦了一遍,还拿热水烫了碗筷。


赵云澜去前面点菜了,李子壮着胆子问沈巍:“沈教授,你是不是不喜欢这种地方?那……那为什么还要来呢?”


沈巍低头一笑,“我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,但是他喜欢。”


这个“他”是谁就不言而喻了。


李子看着沈巍,又扭头去看赵云澜,眼露艳羡。


原来,真的可以有让旁观者都感觉得到的幸福……


 


(十一)


赵云澜说是不喝酒,但是菜色上来之后,他又缠着沈巍说就喝一瓶啤酒。


沈巍跟他讲了十分钟道理,奈何架不住赵云澜撒娇,还说李子也想喝,他就只能松了口。


李子:“……”


他什么时候说要喝酒了?


沈巍还不让赵云澜喝冰啤酒,让老板上了一瓶常温的。


赵云澜嘟哝着说不冰不好喝,被沈巍看了一眼就怂了,只能开了瓶盖,用一次性杯子给他和李子一人倒了一杯。


“干了。”赵云澜说。


李子犹豫着拿起杯子,和他碰杯。


他们一人喝完了半瓶啤酒,撸串吃海鲜,沈巍在给赵云澜剥壳,赵云澜又给沈巍夹少油少盐的菜。


大排档里很热闹,人声喧哗,很吵,可是很有人气,没有那种一个人独处时令人窒息的空虚感。


李子觉得自己有点领会到赵云澜说的“人间烟火”是什么意思了。


结账的时候,赵云澜突然问:“你暑假打工多少钱一个月?”


李子不明所以,还是说:“四千多,工厂流水线。”


赵云澜扭头就把老板娘叫了过来,问她这边找服务员多少钱一个月。


老板娘道:“两千八一个月,包吃包住咧。”


赵云澜指着李子,“你看他这样的成不?大学生,本科的。”


老板娘笑了,“大学生不是都去坐办公室吗?跑来做什么服务员啊,没出息!”


赵云澜半真半假地道:“他怕找不到工作。”


“嗨,又不是动乱年代,这年头还能找不到工作饿得死人?”老板娘爽利递给他们算着账,“大学都读了,去工厂还能直接做个组长咧,怕啥!”


李子不敢接话,满脸通红。


赵云澜笑了笑,拿出钱包来结账。


 


(十二)


赵云澜吃撑了。


沈巍扶着他往前走,小声数落他最后非要多吃那个烤鸡腿。


赵云澜说:“还不是你老是不让我来吃烧烤,我好久没吃了!”


沈巍道:“吃这个对身体不好。”


“偶尔吃吃也没什么的。”


“所以我不是偶尔带你来吃了么?”


“你的‘偶尔’是一年两次这种频率?”


他们就着“偶尔”这个问题讨论了十几分钟,李子没敢插话,只是认认真真地听着。


沈巍上了驾驶座,没让喝了半瓶啤酒的赵云澜开车,把李子送回了龙大。


李子下了车,跟他们道谢。


赵云澜问:“沈巍,东西呢?”


“放在门卫那边了。”沈巍道,然后去门卫那边报了个箱子出来,放在了李子面前。


赵云澜说:“收着。”


李子一愣,打开箱子一看,里头全都是书,有各类不同专业的专业书,有名著有画册有旅行笔记有声乐自学选集,还有一本就业和生涯规划指南,一本青少年心理与辅导……


赵云澜看了沈巍一眼。


沈巍顿了顿,还是走开了,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。


赵云澜拆了个棒棒糖放在嘴里,“我不专业,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送你几本书,都看看吧,你对什么感兴趣,想要往什么方向走,总要去了解一下去做一做才知道,不是一句‘我不懂’‘我不知道’‘我都不感兴趣’就能解决的。”


李子仰头看着他,讷讷不能言。


赵云澜说:“今天去了那么多地方,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感想,不过我觉得你下次要是心情不好,觉得活不下去,就多去转转吧,转移一下注意力,别把目光太集中在自己身上,有时候绝境这种东西吧,无非就是自己困住了自己……找我聊聊也行,但我给了你建议,我希望你能去尝试,而不是每次都找我倾诉而不行动。”


李子站起来,“我……我是不是特别傻?”


“没什么傻不傻的,人嘛,看东西的视角都在自己的主观世界里,”赵云澜倚在车前盖上,“但这个世界很大的,多得是你看不到的东西,你觉得世界很绝望,人生不美好,那是你的世界和人生太绝望了,不要强加在全世界那里,‘全世界’很无辜的。”


——心中没有希望,眼中怎会不绝望?


李子看着他,迷茫地道:“那我也能……做到你这样吗?就是可以把握自己的生活,可以开心点,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……”


“为什么不可以呢,人生很短也很长,天知道未来的你是什么样子的,万一你就是以后的龙城首富呢?”赵云澜半开玩笑道,“我这个人吧,不信命,但我相信性格决定选择,选择决定命运,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你自己特别丧,看什么东西都悲观,不愿意和人接触,不愿意往外走走,那你怎么能要求世界对你很温柔?”


李子的眼眶发红得厉害,“我的人生真的还有希望吗?”


“且走且看着呗,”赵云澜道,“多读几本书,多走几步路,多交几个朋友,爬高点,走远点,肚子里的墨水多装一点,那么你再遇到什么困难,至少就不至于那么无能为力……怎么说呢,人生在世,每个人都有艰难的时刻,你过得不好,别人也有不可说的困难,家庭只是你的起点,怎么去摆脱这些影响,怎么去选择你的人生,还是你自己得努力,不能只怪你家里怎么让你很痛苦,你自己强大起来,说不定就能找到解决办法,‘希望’是要自己去找的,旁人帮不上忙。”


李子的眼泪落了下来,眼中又挣扎又迷茫又似有所悟。


赵云澜把一颗棒棒糖放在了他手里,“死亡嘛,很容易,往下一跳的事情,那你为什么不多熬几年,多学学多看看多走走?反正什么时候都能死,命却只有一条,自己宝贝着吧,你走着走着,就会发现这人间啊,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
 


(十三)


李子抱着书走了。


沈巍走过来,看了一眼李子消失的背影,“他是不是想……我让他班里的人多注意一下?”


虽然赵云澜不会说出来,但沈巍也当了老师这么多年,有些事情还是有迹可循的。


赵云澜想了想,“他辅导员和班长哪个嘴比较严的,你说一声呗,免得又钻牛角尖出事了。”


沈巍点了头,准备明天去打听一下。


“回去吧,”赵云澜伸了个懒腰,“现在的小崽子哟,年纪不大,做的不多,想的倒是不少。”


“很累吗?”沈巍问


赵云澜摇摇头,“还好,就是心累,万一说错话刺激了他,那我可就罪过大了。”


沈巍皱起眉头,“他不是你的责任。”


赵云澜耸了耸肩,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,该帮还是要帮的……不过他要是自己执意和自己过不去,我的确也没什么办法。”


回到家之后,沈巍才发现赵云澜的手臂被玻璃划伤了,只不过冬天的衣服穿得厚,在外发现不了。


赵云澜暗叫不妙,急忙绕着沈巍打了几个转,哄了几句,才让沈巍的冷脸缓了一些。


“你有伤口,不应该吃海鲜的。”沈巍很不高兴。


赵云澜干咳,“就是个小口子……”


沈巍瞪他。


赵云澜怂了。


 


(十四)


沾了一身大排档的烟火味,赵云澜非要去泡澡。


沈巍找了个防水创可贴细心地帮他把伤口贴好,这才放他进浴缸里。


赵云澜趴在浴缸边上,任由沈巍坐在那里帮他洗头。


“黑老哥,”赵云澜忽然问,“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会觉得……活着很没意思?”


沈巍用毛巾擦掉他眼角的洗发水泡沫,“没有。”


“嗯?”赵云澜看他。


沈巍把他的头摁了下去,帮赵云澜冲掉那些泡沫,他的声音掺杂在水声里:“活着未必有意思,但死了肯定就没有任何意思了,不是吗?”


赵云澜笑了一声,“教授就是教授,说话就是有道理。”


沈巍关掉了喷头,用干毛巾包住赵云澜的头发,俯身下去抱住他,在他的后脖颈上烙下一吻,“而且……人间有你,怎么会没意思?”


赵云澜没回头,因为沈巍抱着他不让他动。


但他知道沈巍脸红了。


 


(十五)


“起来吧,别泡那么久。”


“你还没洗呢。”


“你先起来,我等下就洗。”


“可是沈教授,你的衣服都湿了,不觉得不舒服么~?我帮你脱掉啊~”


“……别闹。”


“来来来,一起洗,别浪费水……诶诶诶!你要去哪?我有脚我自己走……浴室不好吗!”


“不能泡太久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创可贴会掉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所以……我们还是回房间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你有本事炫耀自己时间长,有本事别脸红啊!


 


(十六)


沈巍在路上撞见了李子。


李子看起来状态还行,走路没有弯腰驼背,还剃了个平头,看起来比以前精神多了。


李子难得没有见到沈巍就跑,主动跟他打了招呼,小小声道了谢,还让沈巍帮他转达对赵云澜的感激。


沈巍点头应下了,忽然又道:“如果以后有什么问题……可以来跟我聊聊。”


李子一愣,似乎没想到沈巍这么主动热情。


沈巍推了推眼镜,“我家那位工作比较忙……”他的耳朵因为这个亲昵的称呼红了一下,“可能没什么时间和你聊。”


李子:“……”


道理他是懂的,但是为什么听起来就这么奇怪呢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哪有什么人间不值得谁谁谁值得呢,我们都是人间人,由人间水土而养成,日月山河,喜怒哀乐,都在人间,总把人间和美好分割开来,何尝不是一种不愿放眼往前看的偏执呢?如果觉得生活无趣无聊无望,那就多读书多生活多看看周围的风景吧,生活太糟糕,心境太黑暗,或许只是站的不高走的不远。】


上面这段是在微博发给大家的话,在这里也对大家说一说,这篇文八千多字,我今晚写完就发了,没捉错别字,回头再修吧,这几天工作很忙,因为一些事情,还是写了这个严肃的、夹杂很多个人想法的小甜饼,可能有点啰嗦,希望对你们有所感悟。


愿人间美好都能入诸君的眼,共勉。

爱你所爱

随手